今天是:

无障碍阅读 | 繁體 | 手机版 | 微门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湖北省林业厅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栏目  > 新闻中心  > 生态文化

魏家锋:热爱神农架

发布时间:2018-01-03 来源:湖北省林业厅 阅读次数:

在神农架住久了,没了往日的激情与向往,但我偏爱这里的青山绿水,特别是雨后的天空,蔚蓝而又神秘,时而彩虹飞驾,时而红日高挂,时而云彩飘渺;我更爱神农架的云,那种或隐或明,或环绕或奔腾的气势,总让我充满无尽的想像;冬日的神农架,被上神秘的面纱的山峦、山尖、山峰,全都变成了白色,那没有丝毫污点的白色,让我不忍心去伤害她……,神农架的神奇神幻神秘,无论是久居这里的人们,还是停顿短暂的人们,都有一种不知不觉就会爱上她的感觉。

多年前,我带着对神农架美好的向往,独自背着简单的行囊踏上去往神农架的那趟班车。只记得那是清晨五点,从一个叫神农架汉办旅店坐上的班车。一个叫“康师父”的胖女人用着汉话,将我引入这辆穿梭于大都市与世外桃园的神农架。我第一次坐这样的班车,那个胖女人和她的长像十分匹配,我虽是武汉人,那也只是武汉郊区的武汉人,一个被着大城市光彩的地道武汉农村人。父辈因在武汉郊区的乡镇工作,在我很小时,我们并举家搬往父亲所在的那个乡镇,哥姐们因当时的政策好而逐一安排在父亲所在的单位工作,而我这个最小的幺儿子在选择我父亲的职业后却并没进入父亲所在的单位,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更或许是我原本就属于神农架这块世外桃园。

汽车穿过繁华的大都市,在那个凌晨的大都市,虽然城市里灯火通明,车流不息,尽管寂静,但清晨的武汉还是掩饰不住大都市的繁华和昌盛。相比于白天的喧哗,还是显得有些宁静,偶尔有些早起的人们仍然冲忙的忙碌着,我不想评价他们,因为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带着疲惫与困乏,我就在汽车的摇晃之中进入了梦乡。

一睡醒来,汽车已载着我们下了武宜高速。我不了解宜昌,在此之前,我来过宜昌,并在宜昌的那个叫枝江的地方上过班,也许命中不属于枝江,我在工作不到一年就辞职了。说是辞职,其实是单位不要我,说是没有编制。那时候的我并不想上班,我在外创业也并不缺上班人的微薄薪水。也许我考虑的很简单,没有顾虑父辈的想法,对于他们而言,有一份职业,虽说收入低点,但很踏实,不会为一日三餐而风餐露宿。对于父辈的心思,我是可以理解的,要不,我在高考时就不会听从父亲的安排,考进了一所与父亲职业对口的学校,学着那些枯燥无味的数码文字,最终使我无法摆脱被命运打击的人生。

不知不觉,汽车摇摆着将我载进了山区公路,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因为我从没来过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这地方是哪里,只知道汽车在弯曲的盘旋公路上飞驶。山很倒、很险,一会儿在山尖,一会儿在山腰,又一会儿在山底,在这里,不仅能体会到海拔落差的惊人之举,还能感受到人生起伏的大起大落。但对我而言,我更佩服司机的这种高超的技术,在这么狭小的弯沿公路上,能将这么大的客车驾驶得这么流畅,这不是一般的技术。

也许是睡眠已久,更或许是如此惊心动魄的场景,我早已没有了睡意,我开始留意这里的山。山很独特,座座相边,或高或低,或远或近,尽管如此,但它们错落有致,并不像平原地方的山,要么就一座,要么二、三座,虽连接,但没有这里特别,更没有这里的连绵不绝。云,山尖上,有些云,很漂浮,也许是天气很好,云就像是少女的白丝巾,环绕在山尖上,就像是少女的头上环绕着一条白丝巾,很美,美得无法比拟。

大概下午五点左右,汽车将我载进了一个比较大的城镇。我不知道这是松柏镇,神农架林区的政治文化中心。我上了一辆麻木车,请师傅载我想要去的地方。

在安顿好一切以后,我开始留恋起这座小城。三、四条公路,夜晚的松柏镇没有大都市的繁荣,但这里也是灯火通明、人朝踊动,商铺一座紧连着一座,购物的、吃火锅的等等,要有应有,好比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街道虽小,但分门别类,每一条街都有各自的特色。也许是坐了一天的车,很是疲惫,眼睛有点倦乏,于是回到了酒店早早洗了睡了。

第二天,我被安排在神农架行政级别最高的单位,林业管理局,一个正县级单位,前身是开发神农架的原老级单位。从事的是办公室工作。我先前就很喜欢写作,也曾写过无数篇作品,虽没有逐一发表,但也有些基本的文字功底。也许是省城来的,更或许是我原本属于这种行业,我很快熟悉了这里的环境,也很快熟悉了这里的一切。在里这,我大展拳脚,施展自己的才华和平生所学,我很快在这里立足了根,也娶到了我梦寐以求的爱妻,有了自己家庭,爱妻为我生了一个漂亮而又懂事的儿子。在事业上,我兢兢业业、克苦勤奋,领导将我推荐到重要岗位,我必定用余生尽心尽职、努力奋斗;家庭上,妻贤子孝,而且让我感到欣赏的是,儿子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虽离父母远点,但这些也足以让我眉开眼笑。

一晃十八年了,我早已习惯了这里,我早已适应了这里,这不仅仅是我热爱神农架,愿意为她付出我今生才能,更是我在这里找到了我今生想要的一切。

每天清晨,我面对着窗外的群山,春、夏、秋、冬,四季各有不同,四季各有特色。无论是什么季节,打开窗户,总有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或清淡、或清香、或清晰、或清爽,每一种气味,总让我顿感生活的美好。特别是有雨的天气,窗外总被雾气笼罩,或飘渺、或流动、或清晰,让人感觉不是仙境胜似仙境,住在这里的人们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我庆幸自己来到了这里,我庆幸自己选择了这里,我更庆幸老天爷将我安排在了这里,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地神农架人,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对我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那么的亲近,就像是远方的亲人、朋友和同学。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了神农架,愿意用一生去热爱她,我梦想中的鄂西北的新西兰,她就像是青春亮丽的美少女,牢牢的镶嵌在鄂西北的绿色林海!